如何面对慌张的“间隔年”

怎么能够从容的面对慌张的“间隔年”,献给那些正在经历失业的同学
张老师辞职几个月了,昨天来找我一起吃午饭。他描述了辞职前的坚定,也坦率地告诉我辞职后的六神无主。我这才发现,我不孤独,和我一样在“间隔年”手足无措的人其实很多。
七年前,我失业了。之后近一年的时间,我称之为“间隔年”。那些日子如深渊一样黑暗,绝望的感觉至今还在,幸运的是,我找到了一些方法和工具,安全地、健康地、成果丰富地度过了“间隔年”。

我“下车”了

失业一个月时,我魂不守舍,甚至无法面对小区的保安,我怕别人问我怎么这么晚才去上班,害怕别人知道我失业了。没有按时间去上班,我不知道去哪里,去咖啡馆都要犹豫,是否可以心安理得地消费。时间原本是个财富,原来上一天班,下班后我享受闲暇,现在那个“班”没有了,下了班原本的闲暇也不存在了。最可怕的是,我不敢想象,我会不会就这样失业下去。

我的经济不算困难,失业不会给生活带来明显的影响。但心理层面的问题更复杂,比如正常工作期间,我有稳定的习惯,每天9点钟上班,6点钟回家。每周一早上焦虑,周五就放松。我从精神到身体已经适应了这种节奏,突然失业了,这个框架没有了,我不知道在每个时间点,应该去做什么。
正常工作期间,我有归属感,也处于正常的社交状态,每天有具体的人给我清晰的评价和反馈,这些反馈让我不断更新对自己的定位。没工作了,我突然收不到反馈,这才发现,原来在没有反馈的情况下,我几乎不知道我是谁,我无法对自己做出准确的评价。
正常上班时,我对工作不满意,对生活水平也不满足,我希望得到更多。失业了,我发现情况更加糟糕,如果整个社会经济是一列火车,失业意味着我“下车”了,金钱停止积累,工作经验也不增长了。
工作原本对我是一切,失业意味着我失去了意义感。尽管我不觉得我做的每件事情都有具体的意义,但事情的结果给了我一定的意义感。现在失业了,我没有了意义感,尽管我的经济没有问题,我的家人也不催促我,但我就是慌张。
非常幸运的是,后来我逐渐找到了方法来抑制或缓解自己的负面情绪,几个月后,我走出了这种慌张紊乱的状态。

失业本身不可怕,去找工作就是了

例如习惯的问题,我原本的习惯是按时上下班,现在外界的压力没有了,我就要想办法找到一个习惯的感觉。我的办法是,既然上班不慌张,一定程度上,是因为我知道要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具体的地点,那么我可以模拟它。我规定自己上午一定要早起,午饭前必须在图书馆读两小时的书,下午也要有一小时以上的阅读时间,读够了才能回家。这个方法很有效,因为我要求自己步行去图书馆,这个习惯还顺便让我实现了一天一万步的目标,体重减轻了,也为我带来了更好的睡眠。
针对获得反馈的问题,我会面对面找人交流,就像现在张老师找我吃饭一样。我不像现在的他那么有勇气,我找人倾诉时,心里也会打鼓,别人会如何看待我这个失业的人。我的经验是,最好的倾诉对象,是自己的长辈,但是碍于自尊,我找父母不多,其次好的对象是平辈的朋友。最好的方式是一对一地闲谈,人越多效果越不好。
有个难点需要注意,一个人太容易评价他人,也就时刻处于对自己的评价当中。失业了,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多了起来,就等于一个对自己很了解的朋友在身边,这个朋友如果是爱评价别人的人,那你就要小心了。所以,尽可能不评价他人,也就是在低谷时期放自己一马。
还有个获得反馈的办法是记日记。日记可以记自己的所思所想,你会发现,当把事情写在了纸上,似乎就完成了一次倾诉,即便是说给自己听的。回头再看前面的日记,似乎又是另外一个人在和你说话,事实上也确实是另一个时空的自我对话。我谨慎地使用看电影和电视剧等方式,这些活动排遣寂寞,但算不上反馈。从健康的角度不太推荐,它们就像奶茶,想喝的时候就喝,但我很清楚它的成瘾性。
失业本身不可怕,去找工作就是了,适度的“慌张”有助于你找到工作,当你跳脱出舒适区,失业本身也许就不是个事儿了,有时焦虑的缺位,反而可能导致你在现实世界的沉沦。
面对职场的“下车”问题,我通过和人交流,发现职场里各种主动的、被动的“间隔年”。其实没有经历过间隔年的人反而是少数,所以,“下车”不是个大问题,调整一下,及时上车就好了。
这个道理很简单,事实也很直白,但是人心是脆弱的,你有可能随时被情绪拉回到沮丧状态,继续为“下车”而焦虑。所以你必须非常警醒,一旦回到这个状态,要留意让自己清醒地回顾原本已经认定的道理和事实。

这事儿你做主,就不慌了

意义感的缺失是比较难以弥补的。我通过大量的阅读,逐步发现了几个心法可以“管理”意义感。
第一,跳出眼下的状况看自己,你会发现,你不光是“打工人”,你也是某个人的孩子,某个人的爱人,甚至某个人的爸爸妈妈,这些都是意义。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优秀的文学作品,它们的主题是父母、爱人或朋友,你能找出几部作品是讲老板、上级或同事的?这说明一点,对于一个人最有意义的关系其实是亲人和朋友,而不是雇佣关系。一旦拉开时间的尺度看问题,眼前职业发展的停顿就不那么可怕了。而且,时间难得,你可以借着这个机会,耐心修复一下和家人、朋友的关系。
 
第二,仔细看一个企业的架构,没有谁是不能少的。这个位置上的人可能是你,可能是我,也可能是他,谁都可以被替代,那么职位本身的意义就要打个问号了。企业不恨你,也不爱你,它是个天生感情中立的实体,并没有赋予任何具体的情感意义。
正如游戏的设计一样,它不在乎具体的个体,而在乎整体的竞争力。越是社会人,越是被暗示,甚至明示你要忽略自身的感受,为一个更大的、整体的利益而献身。换句话说,上班的意义感本身是“打工人”自己赋予的,在一个公司,同事们一起互相影响,又强化了这个感觉。那么既然上班的意义是你自己给的,你暂时收回一下,雪藏一下整个“意义”又怕什么呢,这个事儿是你做主,你就不慌了。
对工作的思考落到最底层,我发现,凡事都没有什么严肃的意义,生命的意义也是自己要去赋予的。这个很关键,生命的意义不是别人赋予你的,不是高考赋予你目标,不是职场赋予你前途,甚至不是社会赋予你成功,而是你自己赋予自己生命的意义。也就是说,在工作的时候,你可以赋予工作意义,“间隔年”时,你也可以赋予“间隔年”独特的意义。

正经的努力吧

走出了慌张的状态之后,我有计划地读书和创作,大约半年后,我精神饱满地开始了新的工作。“间隔年”中用到的很多心法和工具,我现在也在用。除了“间隔年”,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“间隔”,把人突然推出原来的轨道,让人惊慌失措。我们要做的第一步,就是深吸一口气,定定神,逐渐把握住自己,相信自己,事情会悄悄地向好的方向变化。

作者:李审

欢迎订阅我们的文章

欢迎订阅辅佐官最新文章内容!填写您的E-mail地址,点击“订阅”即可完成订阅。

微信扫一扫

关注我们

微信二维码

通过微信和我们实时联系

电话

13437190053

电话报名咨询受理时间为每天9:00~23:00

邮箱

email@fuzuoguan.com

您也可以通过邮箱向我们直接联系,收到后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

报名咨询

报名咨询留言可以填写一些当前你所在城市、工作或上学等基本信息,信息提交后,我们会在短期内安排老师进行联系反馈,请保持手机畅通

联系电话:

13437190053

电话报名咨询受理时间为每天9:00~23:00